央行上海總部宣佈,從6月27日起,原來只是在上海自貿區進行試點的小額外幣存款利率放開擴圍至整個上海市。這是上海自貿區建立以後在不到一年的時間里,第一項在自貿區內進行的改革走出區外,體現了建立上海自貿區為各地創造可複製經驗的政策要求。目前管理部門推出的政策複製還是很謹慎的,擴圍至全上海的放開小額外幣存款利率還只是面向企業,個人暫時不能參與,但可以相信,在全上海向市民個人放開小額外幣存款利率,應該不需要等待多少時間。
  在央行上海總部為此召開的新聞發佈會上,上海分行行長張新表示,在自貿區放開小額外幣存款利率近4個月的時間里,市場反應總體平穩,區內區外利率水平基本保持一致,跨區跨行的“存款搬家”現象並未出現。其實,張新行長介紹的這個情況,在試點開始時就是可以預期的,因為上海自貿區地處上海的邊緣地區,區內居民並不是上海居民中最富裕的群體,他們能夠持有的外幣數量並不很多,不具備與銀行就存款利率博弈的條件。現在的擴圍將市民個人排除在外,大概是擔心上海市中心出現因市民個人持有外幣較多,影響到銀行利率定價權的情況。
  這體現了管理部門在改革推進上的謹慎態度,但結合市場實際不難發現,這種擔心基本上是多餘的。首先,我國對於外幣實行比較嚴格的管理,雖然隨著對外貿易的上升,進入我國的外匯越來越多,但外匯儲備主要集中於國家,即使是隨時需要使用外匯的外貿企業,其能夠自由調配的外幣也被控制在一定數量。這種機制的長期存在,導致我國已經出現了外匯儲備過多的問題,因此商業銀行對於民間存在的外幣,並不像對待人民幣一樣有強烈的吸儲需求。這也使得銀行沒有必要通過提高利率來吸引外幣存款,相反倒是有了壓低存款利率的主動權,從而在與外幣存款客戶的定價博弈中占據有利位置。
  其次,外幣是一種不能在國內流通的貨幣,普通居民通常不會有大量積存。上海作為一個對外開放度較高的城市,市民出國打工、探親訪友比較頻繁,民間持有的外幣會比較多一些,但從總量看,它在上海市民貨幣積存中占有的比例,仍然是一個很低的數字。當然,上海市民中有一些從事外貿生意的人,他們手頭會有一定數量的外幣,但即便如此,由於300萬美元以上的大額外幣存款利率早已放開,這部分人早已嘗試到了外幣存款利率協商定價的便利,沒有必要再就小額外幣存款利率與銀行討價還價。
  我國在2000年9月實行的外匯利率管理體制改革中,已經放開了外幣貸款利率,而且放開了300萬美元以上的大額存款利率。這項制度至今實行已有14年,在外幣存貸利率上,目前僅剩小額存款利率還必須接受央行的價格管制,外貿企業和經常需要使用外幣的居民個人,早已熟悉了外幣存貸款利率的市場化。因此,不僅在全上海範圍內向普通市民放開小額外幣存款利率已經水到渠成,而且即使是在全國範圍內,外幣存款利率全面放開也只差小額外幣這最後一步,跨出這一步將不用等得太久。
  實現存貸款利率市場化,是我國金融業實現市場化的重要目標。現在貸款基礎利率制度已經推出,存款保險制度和金融機構退出機制的建立也已提上議事日程,但在人民幣存貸款利率實現全面市場化之前,先對民間持有量相對較少、可能引起的市場動蕩不會很大的外幣全面放開存貸款利率,是有必要的,是利率市場化過程中相對比較容易邁出的一步。在放開人民幣存款利率之前,先看看外幣存款利率全面放開後會對貨幣流通產生什麼影響,這是有好處的。
  目前,市場上對於人民幣存款利率放開管制的呼聲很高,儘管貸款利率已經於一年前全面放開,但由於存款利率尚未放開,這種“半邊市場化”一定程度上造成了貸款客戶與銀行無法展開充分的定價博弈,其利率價格反而是扭曲的,和資金市場的實際需求是不匹配的。放開人民幣存款利率不能無限期拖延下去,人民幣的這種發展趨勢也倒逼外幣利率必須加快市場化步伐。這項已經在上海自貿區探索出可複製經驗的改革,擴圍至全上海後不久推廣至全國,是完全可以期待的。周俊生(上海學者)  (原標題:外幣存款利率全面放開為時不遠)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f02afxjuq 的頭像
af02afxjuq

Festival

af02afxjuq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